333411.com

从茅台到拉菲看酒企维权方式有何不同

发布日期:2021-09-22 16:26   来源:未知   

  中国是饮酒大国,坊间曾有“中国人一年喝掉一个西湖”的戏言,据好事者求证,就算喝不掉一整个西湖,大半个也差不多。酒类产业在国家扩大内需的经济战略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随着消费升级,我国居民对酒类酒类产品的消费需求稳步上升,酒类市场已达万亿级别。

  据有关统计,我国规模以上(即年销售额2000万以上)白酒企业为1578家,啤酒企业468家,葡萄酒企业240家,黄酒企业112家。如此成熟、竞逐激烈的市场,品牌已经沉淀完全,为数不多的塔尖品牌占据了多数的行业利润,其他地方品牌、小众品牌在巨头身旁分一杯羹,这是露于水面之上的冰山分层。

  在暗流之下,则充斥着利益的追逐,制假贩假者有之,傍名牌者有之,因标争执不休者有之。本文以商标视角,细数酒类商品侵权数据、侵权纠纷类型以及各类酒企维权的样态。

  作为原告的酒企,以上图12家为代表,西多东少,受长江水滋养,四川几乎占据半壁江山。

  从案件量来说,江苏、广东、浙江占据前三,浙江、北京、山东等省紧随其后。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由此可知,上述案件数量多的地区,正是侵权“多发”的地区。从茅台、五粮液等知名酒企的商标诉讼来看,案件分布基本与上图吻合,多在省外维权而少在本省进行维权。

  茅台是我国白酒行业龙头,如果效仿三国武力值排名的话,“一吕二赵三典韦”就成了“一茅二五三洋河”,老大地位无可撼动。

  茅台案件数量约430件,其中商标行政案件54件,其余基本全为商标民事案件,从案件地区分布来看,茅台商标诉讼遍布遍布大多数省份,其中浙江、北京、广东三省市数量最多。这三个省市,是经济发达地区,对于茅台这种高端品牌白酒的消费需求较高。

  茅台提起的商标侵权诉讼,被告主要是这几种:一、各地商店、杂货店;二、各地酒店;三、个人销售者,经营淘宝店的(浙江地区案件以此类为主)。

  就被告主体而言,大型商场、超市因为有一套严格的监管机制,在源头上杜绝了假冒茅台行为发生。商店、杂货店大多由个人自营,趋利因素导致假冒假冒茅台泛滥。

  而高端酒店也屡次出现假冒茅台现象,高端酒店内部均会有个人所承包的店铺,因为审核机制不严格,给部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另外,因为高端酒店凭借其知名度,给假冒茅台背书,给消费者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而部分不法分子也恰恰看中这一点,选择在高端酒店销售假冒茅台。

  最后关于互联网上的假冒茅台,也呈现愈加爆发的趋势。今年京东售假冒茅台事件,并引起了广泛关注。

  茅台公司极为注重打假事业,每年支出超过2亿元用于打假,在各省设立一百多支打假办,同时与各地工商部门的协动做的较好,甚至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特意为茅台设立茅台分局,专门负责保护茅台知识产权保护。

  白云边酒业是湖北省白酒品牌,近几年营收在40亿元左右,虽不比茅五泸等超一线酒企,但稳是地方大牌。

  白云边酒业诉讼主要在本省范围,因为是地方名酒,所以被告基本全部是湖北省各处的烟酒店、杂货店等个体销售商。

  相较于一线酒企,以白云边为代表的地方品牌整体上商标侵权诉讼数量较少,维权范围不如一线酒企广。同时,由于白酒市场的成熟化,以白云边酒为代表的地方品牌,其发展亦受困于地方难以铺向全国,只能稳扎稳打,徐图创新。

  稻花香集团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旗下的“稻花香”、“关公坊”、“清样”、“特妙”、“陶星”、“君之红”等先后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2017年,稻花香连续第14年入选“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达518.06亿元。

  通过以湖北稻花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检索发现,在稻花香众多诉讼中,其中商标行政诉讼占了较大比重,其中涉及的主要涉案商标包括“稻花香”“清样”等,而且大部分均是针对他人商标提出的异议或无效宣告。这说明,稻香村在源头上防止他人擦边球及傍名牌的现象发生,有较高的商标保护意识。

  江小白堪称白酒酒企里最会营销的,一系列犀利的文案使其在互联网上大火,深得年轻人青睐,营收高速增长,大有在二线酒企中出一头地的势头。

  从诉讼数量上看,江小白的诉讼量较少,仅有不多的几件,但可以预期,只要江小白继续火下去,将来一定会产生不少的维权诉讼。

  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汗小白”“红小白”“汢小白”“江山白”“江川白”“江小饮”“江中白”“三工小白”“汀小白”“泸小白”等类似产品,同时还有发展也很不错的同类竞品“云小白”,云小白拥有商标和外观设计专利等,非上述众多山寨气息浓烈的仿品可比,因此,江小白已向云小白发起了商标侵权诉讼,目前仍在诉讼程序中。

  张裕葡萄酒诉讼数量较多,达1500件,其中商标民事案件占95%以上,其中裁定书900余起,判决600多起。从案件来看,张裕葡萄酒诉讼对象多为地方销售商,小型商店、超市为主,且多在东部沿海省市。

  张裕葡萄酒维权“解百纳”商标,为何针对小型商店及超市?这还要从耗时近10余年的“解百纳”商标纠纷说起。 “解百纳”商标是张裕核心商标,当年此商标的确权诉讼曾经历近十年的周期,长城、威龙、王朝三家葡萄酒巨头不满张裕独得该商标,后经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调解,最终由张裕获得该商标,许可其他三家使用该商标,除此之外任何酒企使用该商标均属侵权。

  所以,这就导致一个现象,大型酒企因担心涉嫌商标侵权,而不敢使用“解百纳”作为商标进行使用,而一些小型商店及超市,因为抱有侥幸心理,销售涉嫌侵权“解百纳”红酒的商品。

  拉菲是世界名酒,由于语言、市场习惯等区别,像拉菲这样的国外名酒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商标的“圈地”显得尤为重要。

  拉菲诉讼共40余件,超过90%为商标行政案件,其中,“拉菲庄园”商标行政案件更成为2016年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之一。

  酒类企业知识产权诉讼以商标为主,而不同的企业类别其诉讼特点各不相同。知名酒企为防止假冒现象的发生,多个维度进行维权,既有线上维权,同时也有线下将大型超市,小型商店,以商标侵权为由诉诸法院。地方酒企因地域性限制,产品难以流通至省外,所以尽在地方开展维权行动,打击对象也多为个体商户。而部分酒企既在省内知名,同时其相关市场已经走向全国。这些酒企,大多从商标注册方面进行保护,同时针对欲在商标注册上防止他人傍名牌,多以提起异议和无效宣告为主。

  可以预见,随着酒类市场的不断发展,市场分层将不断走向成熟稳定,尤其老牌白酒企业地位几乎难以撼动,同时,其他酒类市场仍存在不少机遇,不论是外国企业还是我国新兴企业,均有机会在不断走向饱和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这些新兴势力、未来巨头需要在发展中,时时保持一双明亮的眼睛,保护、捍卫自己的商誉,以防被不法分子或企图搭便车的经营者侵害自己的合法权益。

  商标燃藜·云南高院同等地缘条件下的同业竞争者应如何合理利用城市特定形象信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www.555118.net